新聞動态 NEWS
首頁 > 新聞動态 > 行業新聞
有色金屬進出口放緩 “互聯網+”助力産業鍊整合
時間:2015-08-19  來源:興奇集團

 随着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首次将“互聯網+”行動計劃提升為國家戰略, 互聯網與經濟社會各領域的深度融合提速,逐漸成為經濟發展的新引擎,對傳統産業的提升作用越來越明顯。近年來,受國内需求持續快速增長、體制改革、美元貶值、流動性增加和金融性投資等因素影響,我國有色金屬産業曆經多年粗放式快速增長。

 
目前,雖已步入中低速增長,但已累積巨大的資源和能源壓力,面臨冶煉産能過剩,礦山保障能力不足,高附加值産品短缺,處于全球産業鍊低端的窘境。國家層面“互聯網+”戰略的提出,将推動有色金屬産業與互聯網工具的深度融合,給整個有色金屬産業帶來新的發展契機,促進升級改造,有效減少中間環節,提高信息透明化程度,降低企業經營成本。在此背景下,我國有色金屬進出口先呈現持續擴張,達到峰值後,出現調整,并呈現下降态勢,具體如下:
 
一、貿易量持續多年擴張後呈收縮态勢,年度增速波動大
 
我國有色金屬貿易量從2006年的4149.89萬噸,持續增長到2013年的1.77億噸,達到峰值。其中,進口超過1.72億噸,出口超過500萬噸。下遊房地産、汽車、家電和電力等行業增長有限,緻有色金屬需求低迷。加之部分有色金屬商品價格暴跌、監管加緊等多方面因素共同影響下,貿易融資獲利空間收窄,使得有色金屬進口量大幅減少。2014年是我國有色金屬貿易的分水嶺,進出口放緩,下降到1.24億噸。其中,進口下降到1.18億噸,出口增長到638.03萬噸。2015年上半年,我國有色金屬僅進口5589.44萬噸,其中,進口僅為5242.18萬噸,出口347.27萬噸。從近10年的進出口增速看,我國有色金屬進、出口增速呈現巨大波動,呈波狀起伏。2014年進口增速回落到近10年最低,下降31.61%,低于2007年峰值106.49個百分點。
 
 
二、進、出口平均價格呈持續下跌态勢
 
全球有色金屬礦砂供應充足,我國有色金屬進口平均價格不斷下降,從2006年每噸8436.16元,一直下降到2015年上半年的每噸4367.51元。以銅礦砂供應為例,全球銅礦砂供應持續增長,2013年全球進入銅礦項目投産高峰,全年全球銅礦産量增加超過5%,增長率高于前5年1.5%的年均增幅。2014年産量增至1710.6萬噸,并将增長至2017年的2159.8萬噸,2015年至2017年三年的銅精礦産能增速分别達5.7%、9.8%、8.7%。供應集中大幅增長,打壓銅礦砂價格走低。
 
我國有色金屬産業長期産能過剩,引發價格持續回落。2006年,我國有色金屬出口平均價格達29854.75元/噸, 到2015年上半年已跌至21533.58元/噸,每噸下降超過8000元。而成本增加、财費增長、礦業權攤銷、資産減值損失等因素影響下,有色金屬産業利潤空間堪憂。
 
 
三、出口以低附加值産品為主,出口平均價格遠低于進口價格,價差不斷擴大
 
我國有色金屬出口以産成品為主,主要包括未鍛軋鋁及鋁材和未鍛軋銅及銅材,二者占有色金屬出口量的5成以上。其中,未鍛軋鋁及鋁材出口占比超過4成。我國未鍛軋鋁及鋁材出口平均價格總體呈下降趨勢,從2006年21910.2元/噸,持續下降到2015年上半年的18541元/噸。進口平均價格則相反,從2006年的25276.4元/噸,持續上升到上半年的31390.2元/噸,每噸進出口價差從3000多元擴大到12849.2元。由此可見,近10年我國未鍛軋鋁及鋁材主要是出口量的增加,産品附加值方面幾乎沒有任何改觀。
 
我國有色金屬産業持續多年高速增長後,增速顯著放緩。國家陸續出台的一系列“穩增長”政策,尤其是央行降息、降準等利好措施逐步惠及到有色産業,但産能過剩、價格低位徘徊,以及企業産成品存貨高企等問題依然突出。在貿易環節中同樣存在突出問題,包括交易環節冗長、物流環節成本過高、支付結算環節缺乏履約保障、資金周轉壓力巨大和風險管理難度大等。“互聯網+”可解決上述難題,在資源配置、産品營銷、物流環境、成本控制、産能優化和環境保護等方面帶來全方位改進。如,通過電商平台可以獲得海量商流、物流和資金流的信息,并提供融服務、支付結算和提供風險管理服務等,買賣雙方基于此進行在線(Online)交易,線下提供Offline倉儲物流服務。在互聯網技術與傳統産業緊密結合後,已成為引領傳統産業轉型升級的引擎,給各産業發展帶來翻天覆地的變革。
 
政策引導與産業趨勢雙重疊加下,有色金屬産業與“互聯網+”深度融合。“互聯網+”正從三方面改造有色金屬産業供應鍊:一是通過建立有色金屬電商交易平台,便利化買賣雙方交易,降低搜尋成本;通過“物聯網+信息平台”的方式提高倉儲物流的信息化程度;二是線下基礎設施信息化+線上金融服務标準化,貿易融資(最易标準化和在線化)作為率先突破口,推動供應鍊金融發展;三是開啟技術革命,實現“中國制造”向“中國智造”轉變。現階段,我國有色金屬産業與“互聯網+”融合的情況如下:
 
一、創新交易模式,實現生産和流通對接,構建“網上自由貿易區”
 
年初,有色金屬産業内龍頭企業紫金礦業集團聯手渤海商品交易所打造渤商紫金有色金屬電子商務平台,成為國内最大的有色金屬電商平台,陰極銅是首個上線品種。該交易平台直接将紫金礦業與行業生産者、消費者進行對接,省去大量中間環節。借助渤海商品交易所遍布全球的市場服務網、資金結算網、價格發布體系以及倉儲物流網,重塑銅産業鍊,改變傳統商業運作模式,實現線上線下融合,建立不受地域限制的“網上自由貿易區”。上線之後的兩個月裡,日均成交量在45000手以上,近3個月已經累計超過3000噸,實物現貨交收量穩步增長。
 
二、創新金融模式,推動供應鍊金融發展
 
國内有色金屬産業具有較大交易規模,若5%的交易通過電商平台完成,交易流量将超過千億元,因此有色金屬電商平台具備巨大的潛在交易流量。比照消費品電商平台發展模式,潛在流量足以支撐其長期發展。有色金屬商品的供應鍊金融,針對整個産業鍊環節,平台可以提供貿易貨品抵押融資、加工訂單融資等業務。2015年5月,中國首家稀有金屬互聯網金融平台,泛融網上線。“泛融網”通過創新的金融模式将民間投資理财和稀有金屬行業融資需求相結合,把民間資本導入實體經濟,拓寬融資渠道,化解稀有金屬企業融資難題,為産業發展搭建網絡快車道。
 
三、開啟技術革命,實現智能生産
 
“互聯網+”同有色金屬冶煉、加工企業相融合,給生産方式、組織方式帶來重大技術變革,在生産要素配置中起到優化和集成作用,極大降低生産能耗,提高産品質量。在“互聯網+”引領下實現生産高度智能化,實現無人化生産車間,推動産業升級。我國電解鋁行業是标準化程度較高的行業,同型号設備、同質化生産操作,便于使用智能化控制和信息化管理,更易與“互聯網+”相融合。“互聯網+”對整個有色金屬産業來說,就是要實現産業智能化技術和智能化裝備,最終打造智能化工廠。
 
“互聯網+” 正在改變有色金屬的商業模式和遊戲規則,推動有色金屬産業的發展和改造,将金融、物流和倉儲等企業全部結合在一起,形成完整的産業生态圈,将整個産業鍊互聯網化,加快實現産業升級改造。在産業互聯網下,各種電商交易平台的搭建,整合海量信息資源,使得信息透明化,打造有色金屬商品市場升級版,現貨價格、遠期價格、期貨價格三個價格相互影響、相互協調,對于我國掌握有色金屬品種的全球定價權具有推進作用。”互聯網+”将打破傳統貿易壁壘,促進平等、開放的貿易新秩序建立。在當前内外需均低迷,産業發展陷入困境的狀況下,“互聯網+”無疑成為有色金屬産業調整的助推劑,将給有色金屬産業發展帶來新動力,引發産業鍊變革,從供應鍊、技術方面推動有色金屬産業健康快速發展。
http://m.juhua353434.cn|http://wap.juhua353434.cn|http://www.juhua353434.cn||http://juhua353434.cn